首页 > 通识动态 > 【南方都市报】王赓武:从晚唐出发讲国家、民族、文化

通识动态


【南方都市报】王赓武:从晚唐出发讲国家、民族、文化 中山大学首届“陈寅恪学术讲座”首场前日举行

        王赓武

        王赓武,1930年出生,是东南亚史与华人史权威。他在1986年至1995年期间担任香港大学校长,也曾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,现为新加坡国立大学特级教授、新加坡国立大学特级教授。
        前晚7点,首届“陈寅恪学术讲座”在中山大学南校区小礼堂举行,仅能容纳两百多人的会场座无虚席,过道里挤满慕名而来的学生,甚至有华南师范大学的学生拿着王赓武的书请他签名。主讲人王赓武教授刚过完81岁生日,仍旧精神奕奕,不走台阶,直接跨上四十厘米高的讲台,做了一场名为《晚唐:天下文化》的讲座。中山大学副校长陈春声和博雅学院院长甘阳等出席。
        讲座前,中山大学副校长陈春声这个讲座作了介绍说,“陈寅恪学术讲座”代表了中山大学最高水平的讲座,学校每年会请3-4位杰出的人文学者来校讲座,每位学者都会驻校半个月,与同学们“同吃同住”。而这个系列讲座之所以以“陈寅恪”命名,陈春声解释说,这“是一种对学术传承的期待”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说陈寅恪
        其学术视野与同时代主流迥异

        在题为《晚唐:天下文化》的演讲中,王赓武教授首先追述了自己与陈寅恪教授的学术渊源。王赓武自幼在马来西亚读书,1947年考入南京中央大学外文系,这才知道陈寅恪的名字。在当时一片爱国主义热潮之中,大多数的历史学家研究历史都是以中国的立场出发,因此“陈寅恪做的历史研究并不受重视。”王赓武说。当他1949年回到马来西亚继续上学才发现,海外华人更多的历史研究还是按照西方的观点,从“世界史”出发研究“中国史”,“我研究隋唐时期中国跟东南亚的贸易关系,主要的历史材料来自中国,我才第一次看到陈寅恪的著作,陈寅恪的主要兴趣还是在北方一带,他给我很大的印象就是,他的研究方法与我当时在中央大学时接受的想法有很大的距离”。
 
        说辛亥百年
        厘清概念是研究历史的第一步 
 
        前晚是10月10日,王赓武适时地提到辛亥革命100周年,他分析了不同历史观中的“革命”、“文化”、“民族”、“国家”的概念。他说,“工业革命”、“科技革命”等都是泛指大的变化,我们现在使用的“革命”都是西方的,“革命”代表新的历史观,与中国原有的“革命”观念有很大的差距,在他看来,辨明不同词语的概念变化是研究历史的第一步。“这些词的来源基本都是外围翻译的,我们用在中国历史中时要小心、准确。”
        进入晚唐主题时,王赓武认为,中国观念里的“天下”是传统上的道德建构、政治意识形态,具有实在政治内涵,而西方的“天下”观念则是建立在“一神论”和“多神论”竞争的基础上,最终“一神论”胜出。唐文化最明显的变化在于,晚唐宋初之时,整个中华文化开始确立以儒家为中心,而佛道逐渐边缘化。
        据悉,本月17、18日,王赓武将在中大进行两场讲座:《明清之际:文化民族》和《辛亥以后:民族国家、国家文化》。